与白狼洽谈
 
深圳工业设计公司
设计资讯 客户群 团队介绍 联系我们
 


 
> 行业资讯
> 最新案例
 
 
QQ: 28275153


新闻中心

科技创新,赢在设计

在北京世界设计大会上听嘉宾谈设计与创新
 
  世界设计大会暨首届北京国际设计周10月24日至30日在京举办,这场被称为“设计界的奥林匹克”的大会聚集了来自全球的顶级设计师、知名学者。而此间举行的“世界设计发展(北京)高峰论坛”作为大会首场重要活动,被视为业界思潮交汇的爆发口之一。 
 
  “科技创新,赢在设计。”北京市科委党组书记、副主任杨伟光的发言显得言简意赅,但这种表达只是众多学者和设计师类似观点的一部分。在全球金融危机的大背景下,科技创新对经济增长和产业升级的重要作用早已成为共识,而在业界“大腕们”看来,作为创新的关键,设计是经济向好的重要引擎。 


 
  “设计可以兴国”
 
  “一个鼠标24美元,设计者拿走了8美元,生产者拿走的只有3毛钱;一双耐克鞋值200美元,设计商拿走100美元,生产商只有10美元。”全国人大常委、民建中央副主席辜胜阻用了几个例子描述我国企业在国际贸易分工中所面临的尴尬局面。
 
  过去30年,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主要依靠廉价的生产要素尤其是廉价的劳动力和投资驱动。以今年上半年为例,经济复苏的80%是靠投资驱动实现的。在“制造业大国”的辉煌背后,很多企业还停留在跟踪和模仿的阶段,产品“千篇一律的外观,千篇一律的性能”,价格不高。
 
  辜胜阻认为,经济“大而不强,快而不优”的状况要改变,“建设创新型国家的任务是从中国制造走向中国创造,这个过程中间设计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有关国家的经验表明,作为创意产业的三大门类之一,设计在产品差异化战略,提高附加值,品牌战略之中的影响超过了70%。辜胜阻引述美国的一项调查称:设计每投入一美元,销售收入可以增加2500美元到4000美元,根据企业规模不一样,所产生的效益也不一样。
 
  “设计既是创新产业的核心,又是创新型经济的引擎。”作为颇具声望的经济学家,辜胜阻的发言数据严谨,冷静客观。但作结时,这位“首发出场”的嘉宾却采用了以近于疾呼的激昂方式:“所以,我的结论是:设计可以兴国,设计可以改变我们现在的经济发展模式。”
 
  “1997年,长虹曾经通过发动价格大战的方式占领了35%的市场份额,但是10年后,它几乎没有多少份额了。因为他们对设计不太投入,而价格大战的效应只能是短期的。”德国红点奖总裁彼得·扎克一开口就像个中国通,他的分析从微观佐证了辜胜阻的观点。“与长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华为,1995年,它也是一个以低价战略面世的设备供应商,但是后来它开始实施包括品牌战略在内的一系列举措,成为全球排名第四的领军企业。”
 
  在彼得·扎克看来,企业的长期绩效如何,正是他们是否注重设计的回报。事实上,那些知名的大企业都非常注重设计。同样是在论坛上,梅塞德斯—奔驰的首席设计师奥利弗·布雷透露,他们在设计上的投入是最大的成本支出,每年大约23亿元。“设计成为提升一个国家、一个城市、一个行业、一个品牌、一个产品素质的重要手段。”
 
  各国设计和创意产业正备受重视,迅速崛起。据韩国设计振兴院院长金炫兑介绍,在韩国,政府每年平均投入4000万美元用于设计产业,成为该国设计产业发展的主要动力。在英国,创意产业所创造的就业已经成为了第一大支柱产业;在我国香港设计产业也已占整个创意产业80%以上。
 
  与韩国“在今后的三四年以内将发展成为世界前五位的设计强国”的目标相比,我国起步较晚,发展相对缓慢,但趋势可喜。中国工业设计协会理事长朱焘介绍,以北京为中心的环渤海地区,以上海为中心的长三角地区,以广东为中心的珠三角地区发展相对来说比较快,目前已经有16个省区市,17个地级市成立了服务与工业设计的中介组织。
 
  作为中国人文、科技资源和文化创意产业基础雄厚的城市,论坛当天,北京市副市长蔡赴朝宣布,北京将贯彻“人文、科技、绿色”三大理念,建设成为世界一流的设计之都。据杨伟光介绍,北京市政府1995年率先在全国成立了第一个专门从事工业设计的促进机构——北京工业设计促进中心,设计与科技结合紧密。今年1到8月,北京设计企业业务收入达到103亿元。
 
  设计发展要靠“众包”
 
  “最近一两年,我国工业设计的发展速度逐步提升,已经开始进入快速发展的轨道。”朱焘介绍,在国家“十一五”经济规划纲要中提出了要发展专业化的工业设计。目前,工业和信息化部正在抓紧制定促进工业设计发展的相关政策文件。
 
  朱焘认为,与发达国家相比,目前我国工业设计存在的主要问题有五个:一是全社会,特别是企业对工业设计的认知度还不够高。或者是“知而行不实,行而果不多”。二是缺乏激励机制和扶持政策,特别是投融资环境还有待进一步的改善。三是知识产权的保护、交易、使用还需要加强。四是缺乏高素质的人才,特别是复合型、综合型的设计人才,设计教育需要进一步的改革和完善,特别是要解决理论与实际科学的问题。五是缺乏国家工业设计发展的战略与规划。
 
  “创意阶层,保护知识产权,创意产业,设计产业知识产权都非常重要,但设计产业最为重要的是人才,我们需要有一个创意群体。建设创意园区,非常重要的是要引导建立设计集群,这里有一个新的概念叫‘众包’,就是通过大众的力量推动设计的发展,提升传统产业。”辜胜阻说,这方面有很多案例,比如说标致汽车举办的标致设计大赛,还有欧莱雅通过用户参与设计等等。
 
  辜胜阻建议,要制订国家设计产业的规划,在国家“十二五”规划中要上升到国家战略,要完善政策的扶持体系,要实施人才战略,文化、创意产业战略。
 
  “修剪一棵树是容易的,但是要让一棵树长起来是困难的,不可能一蹴而就,我们需要一个可持续性的过程……一个很棒的美国设计家,他不光想到我们的交通设计,而且想到了跟周围环境的一体性……这些都是30多年前就已经有的一些想法,直到今天才成为现实。” 奥利弗·布雷谈的一直是汽车、品牌的价值,但似乎又并不止如此

 

深圳工业设计公司,深圳产品设计公司,工业设计公司457,产品设计公司225,产品外形设计公司,产品结构设计公司,深圳龙华附近的设计公司,工业设计,产品ID设计,ID设计,结构设计392,外观设计,深圳工业设计工作室,产品设计工作室,产品外形结构手板模具注塑一条龙服务

 

 


经典设计案列          
消费电子产品设计 安防设备产品设计 通讯/网络产品设计 生活用品/电器产品设计 仪器设备产品设计 产品机械结构/模具设计
 
Copyright © 2015 白狼工业设计  Email: W5153@QQ.com  
深圳工业设计公司,深圳产品设计公司,深圳龙华产品ID设计,深圳ID设计,深圳结构设计,深圳工业设计工作室